金門女兒 把戰地古蹟變時髦民宿---慢漫民宿/楊婉苓


「我的家鄉,為何沒有不一樣的民宿?」

文‧黃玉禎 【2011-11-28/商業周刊/1253期/P.130 】

 

 

金門,靜謐的小島,有著湛藍的海天景色,坑道、炮台等戰地古蹟,還有上千棟傳統閩南式古厝。其中,有一棟古厝特別顯眼,走進廳內,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正播放著,這裡接待過許多國際貴賓,從美國、南非到兩岸知名產官學界人士,是當地有名的民宿。

 

民宿的主人,是一位從英國念書回來的碩士,金門女兒楊婉苓。兩年多前,她從台北返鄉,經營起「慢漫民宿」,創下當地民宿最高價位,「成了國家公園古厝民宿的活招牌!」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解說管理課課長黃子娟說。

當別人追求名利地位

她讀完英國碩士,仍想回家鄉

從台北到金門,這趟回家的路雖只有三百多公里,楊婉苓花了二十二年才完成。

楊婉苓的求學路,和所有的離島小孩一樣,考上台北的大學後,就得離鄉背井,政大畢業,她又飛往英國攻讀國際法碩士學位。回到台灣後,台北,成為她理所當然的定居地,隨後進入資策會工作,過著收入穩定的生活。

這是一條符合父母期待的路,然而,一個不一樣的聲音,在心中蠢動著。

民國八十年,她還是大學生,動員戡亂時期終止,但國防部卻對金馬地區發布「戒嚴令」,繼續實行戰地軍管。一股對家鄉的愛,讓她與妹妹直闖立法院抗議,拉起巨幅「反對金馬二度戒嚴」的紅布條,引發一場衝突暴動,媒體關注。

儘管工作忙碌,她血液裡的思鄉之情,從未消失。婚後,楊婉苓協助先生創業,逢年過節才能回老家一趟,「有時候,反而是父母到台北來看我們,」她羞愧著說。

一次她返鄉時,在報紙上看到金門國家公園古厝正在招標,她的想像於是起飛。

過去二十年,楊婉苓走遍歐、美、亞洲逾十五個國家,尤其看到英國那些極具特色的B&B(bed and breakfast,指民宿),她常常想著:「為什麼我的家鄉不能有這樣的東西?」走過千山萬水,「金門的陽光,金門的海風,金門人的熱情、單純,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小島。」

於是,參與投標經營民宿的念頭,在她的腦海中浮現。雖然公婆擔憂:「公司怎麼辦?」「夫妻生活怎麼維持?」她自己也掙扎,畢竟在台北生活的日子比在金門還久,一個是早已習慣的舒適生活圈,另一個則是還要靠地圖找路的家鄉。

當別人都做同樣民宿

她花半年設計改造,才開始動工

她拿不定主意:已經相離二十多年的家鄉,有沒有資源支持她?先生鼓勵她:「妳想太多就永遠做不了。」於是,勇氣戰勝了畏懼,她決定回鄉。

她著手寫起「經營企畫書」,在「定位」的這一欄,她寫下:「具金門古厝風味的國際優質慢活民宿」,她說:「因為這裡光是國家公園修復的古厝,就有四、五十棟,如果每一家都做一樣的,那有什麼意義?旅客有什麼理由要來你這家?」

在她看來,一間間閩南傳統風格古厝,雖有著不同的背景故事,卻在一致化的發包整修過程中,無從凸顯個別特色,非常可惜。

決審那一天,評審問:「以妳學經歷條件,為什麼要來標?」所有人都質疑她的動機與決心,「妳回來也只是過客,不會想要長久。」楊婉苓生氣答:「我覺得金門很好,為什麼這樣學經歷不能來標?」

評審委員們被她的誠意打動,決定讓她一試。然而,拿到經營權,只是第一步;接下來,才是挑戰的開始。

相較其他經營者,得標之後,只要簡單的打掃、擺放備品,便開始經營。楊婉苓卻不急著營業,反而去做房子內部的裝潢與改造。但,一開始就遇到困難,「這是國家公園的文化資產,任何小工程,甚至是牆壁上油漆,都需要申請。」

她花了大半年時間與公部門協調,最常得到的回應是:「楊小姐,妳理想太高,不夠務實。」她甚至找來金門大學建築系老師、義大利建築設計師幫忙,「施工圖、預算圖、各種圖一直畫給他們,要溝通到讓他們覺得我不會亂做。」而等待的時間,她整天無所事事,就打打井水,在房子內外澆花、種樹,安慰自己這是「和房子培養感情」。半年後,古厝才得以動工。

另一方面,她也要逐步安排從台北遷回金門的生活,首先,她把自己在先生公司的工作,移交給專業經理人,還要安頓公婆,讓他們放心,允諾一星期回台北一次,「其實他們當初也還沒完全答應,就硬著頭皮去做。」

民宿開始動工後,又是另一場戰爭。

當別人計算投資報酬

她為三年經營權,砸兩百萬裝潢

這棟建造於清光緒年間的老房子,超過一百歲屋齡,處處壁癌,一般人不在意,因為每次投標只有三年經營權,她卻找來泥做工修補所有壁癌,並鋪上一層具隔熱、隔濕效果的斗子砌。五、六十歲的老師傅,有的人覺得她太講究,「不用這麼麻煩,一樣可以住,」她不得不天天監工。

她覺得閩南格局裡的白色壁面過於單調、嚴肅,大膽採用和紅磚牆互相搭配的橘、黃色,當地的油漆工調出不來,要另外用訂的,師傅不斷與她確認:「妳確定嗎?沒搞錯嗎?」老師傅要漆之前還很抗拒,「一輩子沒漆過這顏色!」

她還堅持,浴室壁面要用一塊塊不到十平方公分的馬賽克磚拼貼而成:「妳為什麼要貼這種?很費工耶,又要等貨,要三、四個禮拜的船期,我還要配合妳......。」 兩個多月的工期,她陪著師傅們做,泡茶給他們喝。「他們覺得我要求很多,又很囉嗦,我很怕師傅生氣不做了。」

為了打造心目中理想的民宿,她還打破原本房子的格局,犧牲兩個房間的空間,打造出附有小客廳、超大衛浴空間的VIP大套房。而每一間房間的衛浴設備重做、換上免治馬桶,一間就要花十幾萬元,房子所有的防水工程、水電工程也全部重做。

結果,原本營運計畫書裡設定二十五萬元的預算,楊婉苓一路加碼到兩百萬元,被所有人嘲笑,「只有三年經營權,投這麼多,妳沒想過回收嗎?」就連她媽媽到菜市場也被人問:「妳女兒到底想做什麼?台北待好好的,幹嘛跑回來?」

她相信,只要把口碑做出來,質疑就會消失。即使只有三年經營權,「完成夢想,無價。」她要讓金門人知道,腳下踏的這塊土地,有機會創造出更高價值。

她做到了!金門古厝民宿平均一個房間價格約為一千四百元,但楊婉苓經營的可以要價二千五百元,VIP套房三千元,是金門最高價位民宿。

當別人覺得經營只能這樣

她開創出新形態,讓更多人跟進

「之前沒人這樣做,大家以為金門的古厝民宿就是這樣了,她創造出新形態,也帶來新的市場。」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所長江柏煒表示。

越來越多人,在楊婉苓身上,看到了可能。二十年前曾經在金門當兵的陳怡良,去年離開台灣來到金門,成立「離家500哩」民宿;清華大學教授王秋桂也於去年來當鄰居,成為另一間洋樓的新主人。

這條「回鄉的路」帶給楊婉苓自己的意義更大,她比自己預計早了十年,完成這個返鄉夢。「後來,我公婆來住過,也很喜歡這裡,才理解為什麼我當初會想回來。」

現在,她大部分時間待在金門,偶爾回台北,生活點滴盡是富足。

讓她學到更多的是,過去她嚴謹、追求完美,經營民宿後,讓她學會接受不完美。「我原本是那種很龜毛的人,只要發現一個裂縫,馬上找人來補,一點灰塵就要馬上擦乾淨,每天弄得自己很緊張,身邊的人也很辛苦。」在金門,她學會放鬆,「因為這是做休閒的,你不放鬆就不能去享受其中的美好。」

她體認到,古厝就像是風韻猶存的老婦人,即使畫了妝,還是會有皺紋,但這就是歲月的痕跡,代表了歷史,「其實也是一種美好吧!」

在古厝大廳前的庭院,坐在躺椅上,吹著微涼的晚風,抬頭就看得見星星,隨口可以喝點高粱,此刻,她覺得人生很圓滿,沒有遺憾。



檢視電腦版